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千七百五十五章孙家的脸面

作品: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作者:鱼果酱|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10-19 09:47:18|下载: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TXT下载
  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

  北辰承乾看着圆滚滚的,上面还有一层白色芝麻的小球,有些不知道怎么下口。

  他还是第一次见这么大的圆子,有点奇怪。

  “这是芝麻球,只有我娘会做,可好吃了,你也尝尝……”喏喏去年才被准许吃芝麻球,对这软糯糯的东西格外的喜欢。

  只是爹爹总说娘会辛苦不舍得让她做,现在又能吃上真是太美味了!

  北辰承乾也跟着咬了一口,里面还有红色的馅料,吃着有股红豆的味道,软糯糯的并不甜,很香,他吃完一颗又忍不住多吃了一颗。

  还想吃就被玉瑶给拦了,“这东西吃多了不易克化,你还太小,别吃太多了!”

  北辰承乾也是容易克制的人,听话的将手放回来。

  见北辰承乾听话,玉瑶露出欣慰的笑,这小家伙真是太懂事了,让她都跟着心疼。

  喏喏不管不顾,还故意在他面前吃,那狡黯的小眼神,怎么都透着炫耀,惹的北辰承乾咬牙!

  这个调皮的丫头!

  唉!感叹自己太小了,不然这丫头又怎么能气到他。

  小丫头看着人,觉得有趣,一连吃了四颗,在玉瑶的注视下这才停手。

  或许吃的太急了,肚子有些不去舒服,正打算喝杯菊花茶去去油腻,嘴边就送上了茶水。

  “喝吧!”

  喏喏看他一眼,觉得自己刚刚做的有些不对,腼腆的道:“北辰承乾,对不起,刚刚我……”

  “没事,我不怪你,快喝!”

  两个小家伙笑起来,北辰承乾揉揉她的脑袋,软绵绵的头发落在掌心有几分痒,却格外的柔软。

  圆圆就坐在他们对面,看着他的手,终是没开口说什么。

  北辰承乾觉得刚刚有人看他,很快视线就消失了,正觉得奇怪,看了一眼并没有发现,又帮她斟了一杯喂她喝了半盏,见她揉着肚子摇头,也才将茶杯放下。

  “娘,肚子不舒服……”

  “就你贪吃,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了?”

  玉瑶看着她小脸皱成包子,怜惜的看她一眼,轻点她的鼻尖,转身让春桃去拿易消化的山楂糕。

  刚刚又喝了用灵泉水煮的茶,应该一会儿就会没事了。

  一会儿春桃回来,将山楂糕放下,吃了两块,喏喏觉得舒服了,又露出笑脸。

  这个小娇气的东西!

  见他们吃好了,让圆圆送了几个芝麻球给先生品尝,她出了院子。

  跟他们待在一起就是快,这会儿玉瑶进了主院,看了眼轩儿两个,见没事这才想起来。

  今天早上,收到了爹娘他们的来信,他们离开都走了一个半个月了,应该早就到玉家村了,现在才送信过来,应该是平安了。

  玉瑶打开书信,信上写了不少路上的事,只不过玉瑶没想到中间还发生了一件有意思的事。

  他们路过一处佛寺,爹娘就想进去给他们祈福,反正一路不用太紧张,玉忠平就答应陪这她一起上山。

  两个人歇息了一晚,次日天才微亮就带着几名护卫上山。

  两个人这几年在盛京养尊处优,可身子却极好,一口气爬了半山腰也没什么事。

  只不过等他们在路边歇息的时候,竟然撞见了两名公子哥,看他们的样子像是准备参加明年的春围,听说这山上的道长很灵验这才上山的。

  玉瑶也没想到竟然还有这种事,玉瑶只当做一处见闻并没当回事。

  接着往下看,玉瑶这才冷了脸。

  原来那两个人正是从屠城过来的,好像他们进过一个地方,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出了屠城,至于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他们都不记得了。

  他们两个人也就是玩笑的说着,被罗氏听到觉得好奇就写在了信里。

  反而是玉瑶,见跟屠城有关,她这心里就沉甸甸的。

  “来人!”玉瑶一声传唤,外面的暗卫闪身进门。

  “这信上的两个人将他们送过来,我有事想问问他们。”玉瑶将信交给暗卫。

  当初玉忠平跟罗氏身边的暗卫都是陌染的人,既然他们出门定然就会跟随,找那两个人轻而易举。

  玉瑶吩咐完,暗卫就闪身离开了,消息很快送出去,等着消息被送回来。

  玉瑶觉得心绪不宁,干脆没出书房,执笔铺纸,在上面缓缓练字。

  一整个下午都没见她出门,三日后,玉瑶难得起个大早。

  她可没忘记,今日要去孙家,这孙姑娘的及笄礼她已经命人回了帖子,这会儿自然要过去的。

  话锋一转,此时的孙家。

  孙姑娘十五妙龄,自从收到玉瑶的回帖,她就激动的睡不着,觉得自己像在做梦。

  那可是玉夫人的!竟然答应参加她的及笄礼,她在小姐妹里这下了算出风头了!

  她虽然是二房的嫡女,可在她八岁的时候爹外出的时候摔断了腿,上面又有孙家大房压着,整个孙家都对他们二房不好。

  说不上敬重,也不过是面子上过得去。

  盛京城中,都只知道孙家大房的二姐跟六妹,谁还记得她这位五小姐。

  她娘只生了大哥跟她兄妹俩,当年父亲亲自求娶的母亲,两个人感情甚笃。

  他们二房没有庶出,连姨娘都没有,当年父亲就是因为祖母硬给她纳妾才出去散心的,没想到这一去险些没命回来。

  当年的事她记得清楚,父亲都已经是举人,当年他跟大伯一起下场,大伯只在一甲的二榜上面挂了名,而她父亲却是一甲一榜的十二名。

  这样的名次可以说是整个孙家的希望,当年的父亲也是意气风发才华横溢,母亲温柔贤惠,美貌绝艳,这样的两个人宛如璧人。

  可不知道羡煞多少人又刺了多少人的心。

  转眼父亲的双腿被废,大伯父现在中了进士,在祖父的帮衬下在朝中谋了个六品官,大房大哥现在也中了秀才,只等着明年下场中个举人,大房如日中天。

  而他们二房凋落,她嫡亲的大哥在家里行三,家里的人都称她三少爷,可谁又知道,当年三哥明明出生比二姐早半年,可偏偏大伯娘说他命硬,克了二姐,硬是闹腾了一个多月,让祖母将本是大房的三姐排在了哥哥的前面。

  当年母亲还因为这事心里呕的病重,躺在床上一个月才下床走动。

  后来还是陌大将军亲自来府里走了两次,又当着祖父的面替母亲说话,给足了脸面这才让母亲在府里好过起来。

  这些事都是她从母亲身边的嬷嬷嘴里打听出来的。

  母亲怕她担心,一直都没提过。

  前几日她突然想起这件事,亲自写了请束送去陌府,并没有指望玉夫人会答应过来观礼,没想到她还真的愿意来,她自然激动。

  “依然,娘过来看看你……”

  元娘缓缓从门外走进来,入目的是一张美人面,一双潋滟的星眸,宛如浩瀚灼华,带着几分岁月后的沉淀,这样的美人在骨不在皮。

  孙依然看着眼前的美人娘,心中暗暗得意,母亲依旧像从前一样,真好。

  “怎么了?怎么会这样看着母亲?”元娘询问道。

  看着自己的女儿,眼前的女儿早就不是当年那个牙牙学语的娃儿了!

  “娘,我一切都好,您别挂心。”孙依然母子相携着坐在软榻上。

  看着眼前水灵灵的女儿,元娘竟生出了几分爱怜。

  她就这么一个女儿,只觉得当年那个襁褓中的婴儿,一晃眼就变成了大姑娘,等过来明日,她的依然也能嫁人了。

  “明日是你大日子,娘怎么会不过问呢?放心,赞者娘都已经请好了,就是你那两个小姐妹,至于长者,娘让人去请了韩夫人,韩大人可是当年的帝师,观礼有玉夫人,我的依然明日可要好好的,一定会成为整个盛京都羡慕的女子!”

  因为大房的孙依彤不答应,闹腾着,所以孙家没打算为女儿的及笄大办。

  没关系,孙家不待见他们那她这个当娘的就为闺女好好置办,一定会是最好的。

  女子一辈子就这么几个大日子,除了成亲这及笄就算是一辈子的大事,她舍不得让女儿留下遗憾。

  孙依然投进元娘的怀里,声音哽咽,“娘,您真好!”

  “傻丫头,你可是娘的心头肉。”元娘是真把闺女疼在心坎上。

  “娘,咱们孙家不过是四品的官家,还是咱们二房,怎么能请来韩夫人呢?”孙依然询问道。

  这韩夫人可不是一般人能请动的,谁都知道韩夫人身份非凡,也曾有候府伯爵家的娘子去邀请她,可她从来都没答应过。

  突然来参加她的及笄,说出去恐怕都没有人会相信。

  元娘揉着她的墨发,轻声道:“这只怕还是看玉夫人的脸面,韩家的大小姐嫁给了玉夫人的娘家大哥,她还是韩夫人的干女儿,也是知道她要过来观礼这才会答应的,依然,明天你见到你表舅母可要好好感谢她才好!如果不是她答应了,恐怕……”

  至于这府里的人,他们就没必要知道了。

  一群狗眼看人低的东西,他们也不配。

  “娘放心,我知道的,我一直都喜欢传闻中的玉夫人,没想到她竟然是我表舅母,我知道怎么做。”孙依然是聪慧的。

  元娘又说了些话,这才起身回了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