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书网 > 都市小说 > 魔兽争霸全穿越 > 第五十一章 菊花残亦满身伤
    第五十一章菊花残亦满身伤

    夜流风走到朱红大门前,暗暗的鄙视了一下里面的老头,这么大年纪了,还喜欢用红色,咋就这么喜庆?话说这年头,估计也就他家最土,看人家府宅的大门,就算日子过的再不如意,至少都雕刻着些花纹来充当门面,不像这座“慎府”,就两片大红门板挂在门前,一点儿都不注重形象问题。

    不过话说回来,这丫刚刚鄙视完米加隆这糟老头,一点儿也不注重形象问题,接着,就大脚一伸,在两片朱红门板上踢了个大洞,然后带着身后的阿伦索斯,眼不眨,心不跳,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低头钻了进去

    漫步在园林中,看着周围那形形色色,姿样繁多的假山,以及那偶尔伸出的青翠竹叶,一股微风拂来,带着春天特有的温暖潮湿,间杂着湿泥味与青草香,醉人心脾。

    踏过廊道,一路无人,穿过重重门槛,来到了一栋具有独特东方风格的大殿前,只见殿门紧闭,四周无人守卫,夜流风一看是个机会,于是叫来屁颠屁颠,一直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阿伦索斯,递给他一瓶小无敌药水,命他前去探查一番,

    阿伦索斯点了点他那颗大脑袋,手提战锤,大气也不敢喘一声,垫着脚尖,蹑手蹑脚地向门前走去。只见他东看看,西瞧瞧,并没有发现周围有人,于是如同里所演的那些黑衣贼一样,伸出手指,在纸糊的窗户上,小心翼翼的捅了个小洞,伏下身,把自己贼溜溜的双眼对着那洞中看去,只发现里头竟只有米加隆一人在内,连个侍卫也没有。阿伦索斯意识到这是个机会,连忙叫来躲在假山后面,正准备替阿伦索斯收尸的夜流风。

    只见此时的夜流风扭摆着腰肢,一步一个脚印儿,走到阿伦索斯面前,因为生怕被米加隆所发现的缘故,所以,夜流风和阿伦索斯两人只好沉默不语,打起了手势。好在两人配合默契,基本上对对方的意图了解的一清二楚,知道对方究竟在说些什么,于是两人商量好一切,在夜流风的建议下,由阿伦索斯打头在前,而夜流风则紧随其后,跟了上去。

    阿伦索斯深吸一口气,猛的呼出,双手推门而入,同时右手手举锤,冲向正趴在公文桌上停停写写的米加隆。

    只闻两耳风声作响,米加隆抬头一看,至今不远处,一道黑影以肉眼难及的速度,浑身散发着灿烂炫目的金光,手中大锤明晃晃的落到他的头上。

    偷袭!

    这是他的第一反应,眼见不妙,米加隆弃笔而逃,一个滚翻,腾空盘旋,脚尖轻点锤身,飘飘然的落到一旁,但一旁的夜流风,可不是瞎子,只见他取出左手挽弓,右手拉弦,一箭放出,夹杂着腊月深寒的气息,命中正背对夜流风,一副昂然翘首姿态的米加隆的屁股缝

    话说打蛇打七寸,杀人当爆菊,叫兽曾经告诉我们,人体最重要的穴道,既不是太阳穴,也不是百会穴,而是号称人体上最骄嫩最容易受伤的部分——菊花穴。

    也不知是不是夜流风手下留情,还是忍不住刺激,手抖了一下,夜流风的精灵箭技,竟没完全发挥出来,结果幸好,并未正中红心,歪歪的射偏了点儿,一通爆菊而死的惨景,也险些发生。

    尽管没有射中菊花穴,但射中屁股的滋味,也不是那么好受的,只见米加隆手捂沾满鲜血的屁股,泪流满面,悲痛而又凄惨的碎碎念叨,让闻着伤心,见者可惜,好端端的一男子,咋就被被爆菊了呢?费解,甚是费解,比起国足进球还要费解万分

    不过这样也好,省的夜流风再去费力抓捕一翻。在狠狠的感叹叫兽的伟大后,在夜流风的英明指导下,阿伦索斯上前,伸出那双罪恶之手,紧紧的钳住米加隆的脖子,一把扯过,地上,一条血迹划过,直到夜流风面前,才完全化为休止符。此时的米加隆,在痛苦的哀号声中,心中满是不愿的来到夜流风同学的面前。

    “是你?”看清来人,米加隆恍然发觉,原来袭击自己的人,竟然是前些日子在铁林都堡垒时看到过的那少年。

    “不错,我们又见面了,嘻嘻,这些年来,过的还好吧?”夜流风嬉笑道。

    “什么还好?”米加隆的脸上竟露出一丝迷茫。

    “卧底工作,还顺利吧?”话音刚出,米加隆的脸色变了变,从原本的土黄色,便成一副貌似大便脸的青紫色。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话说米加隆这人,多年的无间道生涯当中,竟练的一副无比厚实的脸皮,只见他脸不红,气不喘,呼吸顺畅的说道。这不过,他那跳动频率明显加快的双眼,将他的深深的出卖了

    “呵,不知道吗?”只见夜流风挽弓上弦,箭矢对准米加隆那圆挺滚翘的屁股,口中不急不慌的大喝:“说出你身后的组织,免的你菊花受苦!要知道,假如这一箭射实了的话,哼哼,恐怕以后拿软木塞子都弥补不了你的缺陷了!”

    “哼!”眼看被对方所识破,米加隆干脆不语,把脑袋转向一旁,一点也没有作为俘虏的自觉性,惹的一旁的夜流风,倒有种想把他一箭射死的冲动。当然,理智一向微大于本能的夜流风,强忍住手痒的冲动,口中骂道:“你丫忒有个性了吧!真以为我不敢射是不?我数到十,不说我就射给你看!”

    “哼!”米加隆冷哼,不予理睬,貌似把夜流风当做介于空气和粒子般的存在,华丽的无视掉他

    夜流风倒也不担心,反正现在主动权已经掌握在他的手中,眼前的老头,想死想活,靠的还不是视自己的心情而定吗?只见他不慌不忙,踹在米加隆的腰间上,同时口中喊道:“一!”

    不应

    “二”

    仍不应

    “三”

    还是不应

    夜流风大怒,直接忽略了中间的四至八中间的五位数:“九!”

    “怎么少了五位,不公平啊!”米加隆大抱不公。

    “我爽,你管的着吗?”夜流风一边回应,一边心想:“哼哼,小样儿,看我不整死你!”

    米加隆惊愕,正当他还在郁闷ing的时候,“十”已经从夜流风的口中,缓缓吐出

    敢与夜流风同学做斗争的人,以抵抗恶势力、强权为己任的人,通常都没什么好下场,要不就是被夜流风画个圈圈诅咒致死,要不就是被他当场斩杀,当然,情况好点的,爆几次菊花还是很有望的

    夜流风大怒,自己都数到10了,他居然还这么不给面子,看来眼前这货绝对是嘴硬,不给他点厉害尝尝是不行的了!只见他拉弦而射,锋利的剑尖闪着银蓝色的光芒,对着米加隆的屁股缝儿,一箭射出,如同小蝌蚪找妈妈一样,寻求着菊花芬芳的气息,狠狠的撞进某个可怜人的菊花中。一声惨叫,一地鲜血,一人菊残,米加隆同志被盛怒之下的夜流风,彻彻底底的爆菊了

    加强了寒冰之力的箭矢,比起一般的箭矢,要来的更加的有威力的多,用来袭击人体最娇嫩、最薄弱的部分,那生猛劲,让人不由侧目而望此时的米加隆,口中嘶声尖叫,双手紧绷,额头青筋暴起,独自一人细细品味着那时而因箭伤感到火辣生疼,时而又因那寒冷的箭息带来的令人酥麻穿肠的冷气感到彻痛生寒的痛楚,仿佛置身处冰火两重天之地。

    “啊!”突闻一声惨叫,某位同志竟因为忍受不住痛苦的缘故,昏厥了过去

    看着那直插深入的箭矢,夜流风不禁有些后悔自己的冲动,原本他还想要施展九九八十一道酷刑,逼他供出背后的组织,以及里耶尔的去处,不过看现在这样子,还是免了吧!人家一个老头子,受爆菊之刑,已经是苦了他了,要是再来击倒凌迟、幽闭(等下,他是男是女?)等重刑,恐怕是活不过今日。一向以“尊老爱幼,和谐社会”为座右铭的他,怎会忍心要一个老头子受此等酷刑呢?于是乎,或许是因为良心爆发,夜流风琢磨了一下,从空间里掏出兽人药膏、月亮之水等恢复药品,混杂调配了一番。终于,一种名为“菊花残亦满身伤”横空出世了

    菊花残亦满身伤,拥有快速恢复生命力和魔法值的功效,但付出的代价,将是菊花永远绽放而不拢

    命令一旁的阿伦索斯,拧住他的脖子,用锤柄敲开他的嘴,把一整瓶刚刚调配出来,美其名为菊花残亦满身伤的药物为他灌下。就这样,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米加隆从一个正常的男人,成功的蜕变为颇具悲剧性的人物。

    几个呼吸的时间,在菊花残亦满身伤的帮助下,米加隆从昏厥中苏醒过来,正当他准备从地上爬起的时候,却发现一只大脚重重踏地在他的背上,将他才刚支起来的身子,又狠狠的压了下去。挣扎了几下,发现无用,于是只得放下反抗,任由对方摆布。

    “哼!”夜流风冷哼一声,一脸漠然的看着脚下的米加隆,一手挽弓,一只晶莹透亮的箭矢,对着米加隆那刚刚绽放不久的小菊花。

    或许是对爆菊之痛深感厌恶,或者是害怕的缘故,米加隆只得连忙叫停:“等等!”

    “恩?还有什么好辩解的吗?既然你不说的话,再多折磨你几次也不是什么问题吧?”正当夜流风准备放弦而射的时候,米加隆眼看躲不过,只得紧闭双眼,等待着那再次来临的冰火两重天不过,他等了许久,可就是没等到那一样的冷热交替之痛,这让他很少费解。当他缓缓睁开眼睛一看,只见眼前的少年,竟笑容满面的对着他说:“呵呵,原本我是想射你的,可惜,因为我知道你嘴硬,所以呢我决定,告诉你一个恩,不好的消息,想不想听?”

    “说!”米加隆语气仍显硬朗。

    “呵呵,是这样的,刚才呢,我给你服下了毒药。”

    “切!毒药就毒药,我不是贪生怕死之人,老头子我也一把年纪了,早死早超生。”米加隆不屑道。想用毒药逼他就范?哼哼,那也太小看他了吧!他一不是贪生怕死之人,二又无所顾忌牵挂,有啥好怕的?死就死,大不了一条命拿去,反正18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小样,看你还嚣张吧!

    看出米加隆眼中的不屑,夜流风轻笑一声:“你别急着不屑,我给你的毒药不是一般的毒药,他可是天下间第一奇毒——《菊花残亦满身伤》,尽管这玩意儿对人并没有性命之危,但是,你可别小瞧了他,这药仅仅是一口,就能让你菊花永远绽放,这辈子也别想拢合在一起!”

    “混混蛋!”无可奈何之下,米加隆只好报了句粗口。死对米加隆而言,并不可怕,但要说菊花绽放而不拢这样颇具悲剧性的情节,就不是他这个年纪老迈还在做着无间道工作的人可以承受的了。

    “呵呵,随你怎么说,如果你想要解药的话,就明早来9点之前来找我,过期不候喔!”夜流风嬉笑了一声,从大殿外,以神不知鬼不觉之势,走出大殿

    “保重,希望你能来!”或许是因为过意不去,或者本性善良的缘故,阿伦索斯只好用他那双带着同情的蓝眸,瞥了眼米加隆,微微欠身,走出门外。

    “混蛋难道我要真的去换取解药吗?”米加隆的脸色铁青,眼神中出现了传说中的“不甘”,只可惜,夜流风此时早已走远,恐怕如果他在这,肯定会大呼过瘾,看到“不甘”的感觉——真好( 魔兽争霸全穿越 http://www.pashu888.com/3_3575/ 移动版阅读m.pashu888.com )